就業金融-在香港「小政府、大市場」的背景下-镇赉新闻

  • 时间:

小丑票房破10亿

二是港人的務實。例如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展開之後,香港從特區政府到業界已經在研究各種細節,主動地、積極地尋找香港切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空間和可能性。在香港「小政府、大市場」的背景下,香港特區政府並不需要發改委式的發展規劃,工商界要發展、想發展的共識,比特區政府的行政力量更大,也更易推動香港的經濟向前。

在此背景下,可以說眼下香港的經濟較為穩健,而推動香港未來發展,關鍵還在於以下三點重要因素:

大灣區建設是國家發展藍圖中的重大戰略部署,是新時代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重要舉措,將為香港發展開拓新空間,香港有望借大灣區建設的東風,開拓發展新局面。在未來各種配套政策陸續出台之後,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香港青年在大灣區尋找到合適的發展機遇,成為建設大灣區的重要力量。

三是港人的現實。在長期重商輕政教誨的潛移默化下,港人血液裏事實上更習慣「金錢掛帥」,為自身的發展,港人更喜歡在熟悉的「老路」上耕耘,在商業、高端服務業一展身手。

香港民眾若再繼續眷戀炒樓炒股賺快錢,或是寄望內地繼續提供的優惠政策賺「容易錢」,只會導致香港經濟走入死胡同。香港更需要的是多打造高端製造業、創新產業,生產更多「Made in Hong Kong」的產品,而非僅是由香港投資的「Made by Hong Kong」產品,以此推動香港經濟持續向前發展。

發展前路 工業化國際化除了「三實」之外,香港經濟未來如要進一步發展,或可考慮在以下三個方面下工夫:

一是香港的「皮實」。作為一個地方小、人口規模有限和經濟基礎較牢固的城市,香港船小好調頭。甚至可以說,只要有一個產業發展蓬勃,便能帶動其他的產業發展,推動經濟繁榮。過去無論是製造業、進出口貿易、高端旅遊、地產、股市、金融和高端服務業等領域,都在過去的經濟周期循環中,輪流扮演「雁頭」的角色,引領其他產業向前發展。

這裏所指的貿易不是大家熟知的進出口商品傳統貿易,而是「離岸貿易」,所涉及的商品、服務事實上並不進出香港,主要通過兩種方式提升香港經濟:子公司獲利後,返回給香港母公司的利潤回報;子公司協助香港母公司在管理、金融服務、產品設計、外銷網絡、物流等方面,進一步參與全球價值鏈,融入國際市場,獲取更廣的資訊,開闢新的投資領域,不但能推動母企業發展壯大,也能推動出口高速增長。

因此,由於香港具備三個非常獨特的優勢,只要眾多港人取得共識,重歸經濟發展、民生問題,尤其是中央政府的繼續大力支持下,香港的經濟、就業將保持穩定,進一步鞏固、發展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雖然外界對香港經濟不看好,但若仔細分析相關數據會發現,香港的經濟與就業情況還是較為穩健的。香港未來如果能夠深度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發展創新科技產業、高端製造業,重返外向型經濟,以及更加國際化,將推動香港的經濟、就業市場進一步向前。\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 梁海明

香港2018年的GDP增速為3%,今年一季度為0.6%,全年的GDP增長預測,則仍維持在2%至3%之間,這看起來像是「龜速」,但歐元區一些國家第一季度的GDP增速只有0.4%,與同類型的發達經濟體相較,香港的經濟增速算是相當穩健。

經濟根基 皮實務實現實外界另一關注的是就業市場。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的公開數據,香港的失業率過去一段時間長期維持在3%左右,今年4月份更低至2.8%,這是在經濟學上的數據,實際經濟活動中已相當於幾乎全民就業,若失業率在2%左右,則意味就業市場是供少於求。香港過去一段時間的CPI維持在2.5%至3%,暫無高通脹之虞(以香港過往平均數據CPI達5%為高通脹),也無通縮之憂。

其一,香港需要重新發展高端製造業。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香港製造業開始北上內地,將勞動密集型的產品或生產工序,向生產成本較低的內地轉移之後,導致留在香港的工廠成為了不再生產產品、沒有生產工序的「空殼」工廠。從產業結構來看,香港的製造業實際上已經「空殼化」。

製造業的消失成為了香港近年來的一大經濟困局。如果我們的視野國際化一些,會發現作為製造業一直都支撐在美國的發展。美國在2009年之前是世界第一製造大國,如今是世界第二大製造業強國。一個最直觀的體現是,世界500強中,美國企業佔比超過40%,如可口可樂、通用等傳統製造業仍佔主導地位。

圖:香港2018年的GDP增速為3%,今年一季度為0.6%,全年的GDP增長預測,則仍維持在2%至3%之間,這看起來像是「龜速」,但與同類型的發達經濟體相較,香港經濟增速是相當穩健

其三,香港應更加國際化,扮演內地「走出去、引進來」的中間人角色。長期作為國際自由港、國際貿易中心和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過去數十年積累了豐富的國際資源和成功的經營經驗,充當「引路者」帶領內地企業「走出去」、「走進去」和「走上去」。而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核心競爭優勢並非只是中央政府給予的優惠政策,或者是前往香港上市的公司數量,而是形成了以律師、會計師、投行和專業諮詢等眾多專業人士所組成的「群聚」(cluster)效應,在這種非常交易導向(transaction oriented)的氛圍之下,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鞏固和發展,奠定了厚實的基礎。

香港未來應進一步依靠「離岸中心」的發展模式,才能不斷擴展和轉移外展網絡,將投資、貿易與國際市場連結起來,並結合香港本土強大的金融業、服務業,共同促成香港成為新型亞洲貿易中心,甚至發展成為亞洲乃至全球價值鏈管理樞紐。

但也須承認,香港的商業發展也為內地經濟提供了巨大的動力。內地在吸收港資方面,2018年1-12月,香港在內地新設立企業3.9868萬家,同比升120.68%,實際使用港資899.2億美元,佔內地實際使用外資1349.7億美元的66.6%。中國每增加引進1億美元的外資,平均可為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增加15億元、就業人口增加2萬。港資企業大量集中在珠三角,為廣州、深圳等城市的GDP的增長及就業,貢獻了無可替代的力量。

其二,香港要重返外向型經濟,成為新型亞洲貿易中心。除了發展高端製造業和創新產業之外,香港另一個需要轉型的重點是外展化(Reach out),它應重新回歸以貿易為本的經濟模式,成為新型亞洲貿易中心。

今日关键词:泽尻英龙华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