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产品-王晓莉:净值型理财产品如果是封闭式-明日新闻

                                    • 时间:

                                    内马尔倒钩绝杀

                                    《21世紀》:2019年與去年比,理財投向上有哪些變化?2019年銀行理財的關鍵詞會是什麼?

                                    對話資管30人去年很多銀行可能還是在觀望中,看轉型,今年意識到時間緊迫,再不真轉型就來不及了。我們回過頭來看,早轉型是對的,積累了很多經驗,可以更從容地在攻堅期集中精力解決難題。

                                    《21世紀》:凈值型理財產品,流動性管理是不是比較大的難題,怎樣解決?

                                    杭州銀行2018年財報顯示,該行在報告期累計銷售零售理財產品5510億元,代銷其他各類財富產品169億元。該行續存理財產品規模為1932億元,其中非保本理財規模1875億元。

                                    王曉莉:不論是什麼類型的機構之間,總會存在一部分競爭,一部分互補合作。任何一個機構都不可能滿足客戶所有需求,競合關係總是存在的。

                                    母行作為理財子公司的全資股東,一定會把母行基因植入子公司,理財子公司也會逐步走出分化和特色。所以理財子公司成立初期的基礎必須夯實,尤其是IT、投研、運營,需要長時間的積累,不是說人員到位了能力就具備了。業務走得穩些,小金額做創新,成功了再推廣。人才和系統捨得投入,根深才能葉茂。

                                    現在最大的難題還是長期的理財產品比較難發,目前客戶接受度不夠,特別是超過三年期限的,我們曾經發過一個四年的,投資者接受度很低。

                                    今年銀行理財的關鍵詞應該是「真轉型」,去年很多銀行可能還是在觀望中,看轉型,今年意識到時間緊迫,再不真轉型就來不及了。我們回過頭來看,早轉型是對的,積累了很多經驗,可以更從容地在攻堅期集中精力解決難題。

                                    《21世紀》:對於城商行設立理財子公司,你怎麼看?

                                    王曉莉:委外現在全市場都在萎縮,我們從前年開始就在壓降委外的規模和費率。銀行理財通常比較擅長的固收,可能會把這一塊拿回來自己做,但是權益類我們仍缺乏經驗,還是會讓專業管理人帶着我們去做,在策略上吸收管理人觀點來輔助大類資產配置。

                                    王曉莉:凈值型理財產品如果是封閉式,難點主要是在凈值波動管理上。開放式的管理難點則是流動性,因此在產品的設計上就要有所取捨,比如我們的「新錢包」定位於小而分散,單日單戶贖回最高1000萬限額,不管是個人客戶還是機構客戶都一樣。這樣這個產品在規模上就可以健康穩定運行。

                                    亟需建立新的信用評級體系《21世紀》:銀行理財子公司是否會對信託或公募基金等產生威脅?

                                    王曉莉:我們目前凈值型理財產品佔比已經超過一半,2018年年報披露的數據,凈值型理財產品佔比從年初的5.15%提升至年末的31.32%。

                                    王曉莉:設立資產管理公司是順應監管要求、完善表內外風險隔離機制、提升資管業務能力的重要舉措,有利於銀行資管業務實現專業化經營和推進轉型發展,也有利於銀行拓寬盈利空間,並推動整體經營發展轉型。

                                    對於現金管理類產品超過1%的贖回我們都會進行分析,比如股市特別好的時候,以及季末時點、節假日提現需求等,這些根據經驗可以評估和預判,提前做流動性準備。

                                    要讓客戶清楚這個產品投的是什麼,基礎資產是什麼,以前只管期限和利率,現在要先讓客戶經理懂產品和裏面配置的資產,還要為一線提供及時的諮詢後援,隨時解答客戶的疑問。

                                    王曉莉:先把業務有需要的人才儲備起來,比如在產品發行和運作上,凈值型產品在投資理念、產品運作邏輯、風險審查模式方面都與預期收益型產品存在較大差異,產品、投研和風險、信用評級等人才的要求都跟以前不同。長期看,則需要提前儲備和培養系統規劃、信息處理、模型搭建的人才,經過一段時間熟悉和磨合,成為懂業務的科技專家。

                                    《21世紀》:2019年的委外會有哪些調整?

                                    成立理財子公司之後,在與外部機構的合作上面,法律關係肯定更順暢。以前要開個理財戶或簽個協議,要拿着母行的證照去辦理,還不一定能辦出來。

                                    王曉莉:金融機構的分層和信用評價新的體系正在建立中,會越來越向頭部聚集,不破不立,小的機構可能會逐步被市場淘汰。

                                    根據杭州銀行去年8月31日發佈《關於設立資產管理公司的公告》,杭銀理財是其全資子公司,註冊資本不少於人民幣10億元。

                                    《21世紀》:2019年,大資管行業將面臨哪些風險和挑戰?

                                    《21世紀》:關於 「非標」,你認為如何合規地解決好「非標」資產估值、流動性等潛在風險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之間的平衡?

                                    近日,杭州銀行資管部負責人王曉莉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深入探討資管業務的轉型之路。

                                    王曉莉:是挑戰更是機遇,可以說,設立理財子公司讓很多城商行在資管這一領域重新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銀行資管轉型為理財子公司后,一方面跟母行實現自營與代客之間風險隔離,理財子公司需要建設獨立的內控體系,另一方面資本和風險的並表要求,對如何發揮總行與理財子公司在銷售、投資、信息等方面協同都提出挑戰。

                                    凈值型理財產品佔比已過半《21世紀》:2019年,銀行理財子公司正式登上歷史舞台。讓「銀行做銀行、資管做資管」是金融業的正確道路嗎?

                                    去年新規出來后,我們就在調整,拉長負債端久期,縮短資產端久期,將兩者之間的差距縮短。這都需要時間,所以轉型最難的部分集中在開頭和結尾。

                                    《21世紀》:籌建理財子公司將更側重吸收哪些方面的人才?

                                    在我看來,資管新規尤其是凈值化轉型是兩頭難,投資者一開始不能接受凈值型產品,這是開頭難。凈值型產品比例提高得越快,解決期限錯配的壓力就越大,長期理財能夠容納非標產品的精算壓力就壓在後端。

                                    王曉莉:非標資產是銀行類資管獨特於其他資管的特色和能力,非標也是服務實體經濟,跟標準資產的區別在於可流轉性弱與信息披露不充分,但也無需提「非標」色變。理財資金投資非標資產更加考驗管理人的項目管理能力。要有原則,不冒進,盡職履責,敬畏市場,尊重規律。始終牢記,保護投資人利益是管理人最根本的職責。

                                    王曉莉:2019年大類資產配置堅持固收為主,對交易機會相對持謹慎態度,更側重於絕對收益評估,根據收益率水平挑選不同久期的資產。

                                    《21世紀》:資管新規最核心的是「資產標準化」和「產品凈值化」。過渡期結束后,理財產品都要轉型為凈值型產品,杭州銀行凈值型產品現在規模如何?

                                    現在的信用評價體系是0和1的關係,在0和1之間沒有分層,應該建立一個從0到1之間分層的評價體系。

                                    今日关键词:毒APP退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