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中国-近年来外资配置A股的新增量更多通过沪港通的渠道流入-行唐新闻

  • 时间:

印度将禁止电子烟

賈騰則對記者稱,今年以來美聯儲及若干新興市場紛紛降息,疊加此前匯率風險一次性釋放,放眼全球,中國資產的隱含回報率已具備了相當大的吸引力,外資捲土重來已成趨勢,QFII及RQFII額度的放開將進一步加速這一進程。

不過,QFII/RQFII和互聯互通渠道對外資而言將更多是互補的,例如滬港通下無法打新,此外,「如果是做對沖策略,外資就必須通過QFII進來,因此滬港通下無法靈活利用衍生品。」袁玉瑋對記者稱。

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多家機構普遍認為,外資長期凈流入的趨勢將持續。浙商全景消費基金經理賈騰對記者提及,中國資產的隱含回報率(權益全球估值窪地)已經具備了相當大的吸引力,外資捲土重來已成趨勢,QFII及RQFII額度的放開將進一步加速這一進程,消費與金融板塊仍將是外資的核心配置方向。

9月1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管局」)表示,決定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這一新政策究竟將如何影響A股走勢?外資對QFII和滬深港通的渠道有何偏好?這又將如何影響A股板塊的走勢?

某位於新加坡的大型外資資管機構QFII基金經理對記者提及,近年來外資配置A股的新增量更多通過滬港通的渠道流入,這主要因為該渠道更為便利,「通過QFII投資A股的外資需要備案,且資金必須託管在境內,且資金匯出需徵收資本利得稅,而互聯互通機制則不需要。」

9月23日,標普道瓊斯納入A股將為A股帶來11億美元的被動增量資金。同日,富時羅素提升A股納入因子生效,也將為A股帶來40億美元的被動增量資金。

武雯稱,目前QFII/RQFII批複的額度尚未用完,投資便利性的提高只是吸引外資的第一步,更需要制度的不斷完善,以及相應的基本面的支撐。

摩根資管全球市場策略師朱超平對第一財經記者稱,高質量外資比重的上升可以幫助推動價值投資和長期投資理念,提升A股市場配置資源的效率。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在逐步提速,外匯局也將QFII額度從1500億美元提高至3000億美元,但從8月末數據來看,額度尚未完全用完,因此限額的放開還需配合其他方面的改革,比如取消或者提高外資持股上限,否則外資對於優質公司的參与度不足,影響市場配置的效率。

截至2019年8月末,共計292家QFII機構獲批投資額度1113.76億美元;RQFII投資總額度為19900億元人民幣,共計222家RQFII機構獲批6933.02億元人民幣投資額度。

對此,朱超平提及,未來可以考慮整合、簡化A股投資渠道,這將進一步便利外資參与中國股市。

此外,朱超平也提及,提升開放質量還包括取消或提高外資持股上限(30%)。此前,部分個股隨着外資持股量上升而面臨觸及持股上限的風險,這也引發海外投資者的擔憂。3月,外資一度把大族激光「買爆」,該股因此被剔除出MSCI中國全股指數。

外資加速流入A股市場8月下旬以來,A股情緒持續好轉,機構料這一態勢有望持續。近日,北上資金持續大幅迴流A股。截至上周,北上資金當周總計凈流入近280億元。

就金融而言,近期各界擔憂LPR(貸款報價利率)改革和利率下行趨勢或將擠壓銀行的凈息差。不過,法國巴黎銀行的研究顯示,6月以來北上資金的配置主要和MSCI中國A股指數中的板塊權重相匹配,因此金融、消費佔比仍較大。

外匯局取消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也有望進一步提振市場情緒,「有助於便利全球多地投資者以人民幣投資境內市場,拓寬境外人民幣使用渠道,同時,加大境內市場對境外投資者的吸引力。」交銀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武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今年,國際指數加速納入A股也將加速被動資金流入。MSCI對A股的第二步擴容納入在8月27日收盤后已生效,瑞銀證券預測,這為A股市場帶來約45億美元的被動資金凈流入,而主動資金流入的節奏會隨國內和國際市場變化以及貿易問題等一系列宏觀事件的影響而波動。「如果中國進一步開放和發展市場,例如允許在境內外交易所推出股指期貨和其他衍生品,預期MSCI將開啟進一步提升A股權重的市場意見徵詢。」

不過,外資也並非盲目配置消費板塊,而是更為關注核心資產,例如貴州茅台、格力等。

提升開放質量是關鍵除了額度的開放,開放的質量也備受各界關注。

同時,朱超平也提及,近兩年外資流入的更多新增量是通過互聯互通機制流入,但各個渠道要求有所不同,且相互之間不能調倉,如果能夠滿足境外投資者一直呼籲的整合投資渠道,將提升外資體驗。

「我們對此也和監管層保持溝通。設置持股上限是新興市場的普遍現象,先不談是否提升上限,但應該提高透明度,提前披露持股比例,目前持股比例要達到26%時交易所才會披露,而這時離開30%的上限僅一步之遙,因此可能導致投資者無暇事前準備。」MSCI中國研究主管魏震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稱。

例如,在債市方面,外資機構反映較多的投債渠道整合已有新進展。目前,境外機構投資境內債市有三個渠道:通過境內機構結算代理直接參与銀行間市場,通過QFII/RQFII投資,以及債券通。但是各個渠道要求有所不同,且相互之間不能調倉。今年7月,央行已經就結算代理和QFII、RQFII渠道之間允許調倉、渠道整合下發了徵求意見稿,目前已經完成公開徵求意見。

畢盛(APS)投資經理徐濤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具備高行業壁壘、良好增長空間同時擁有優秀管理層的公司,才能被稱得上是核心資產。早年,一些所謂的白馬趕上了中國工業化深入以及消費升級的浪潮,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大多數公司遇到了市場佔有率和行業發展空間的瓶頸,或惡性競爭加劇,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因此必須認清什麼是真正的白馬。

此外,科技升級趨勢則是未來幾年最為重要的趨勢,徐濤認為,中國在外壓下也將加速向更高端供應鏈升級,5G應用等都是未來需要關注的概念,芯片、半導體以及中高端製造業等領域將湧現出新的核心資產,外資對這類核心資產的布局僅是剛剛開始。

消費和金融板塊將受益、長期關注科技

「外資加速進來會導致國內很多現有依賴操縱市場流動性的策略失效,預期以後估值體系會更科學、高效,波動率會更低。」玉皇山南投資資產配置顧問袁玉瑋對記者稱,未來匯率波動和股票波動相關性也會更強。

就外資流入對A股的具體影響而言,賈騰表示,消費與金融板塊仍將是外資的核心配置方向。

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境外投資者A股持股市值為1.65萬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末增長43%,分別占境內總市值和自由流通市值3.1%和7.5%。

今日关键词:任正非回应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