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股东-重金转型影视行业的ST中南近一年来风波不断-保德新闻网

                                      • 时间:

                                      华为起诉联邦通信

                                      違規擔保餘額10.41億元半年未獲新增外部借款作為重金轉型影視行業的種子選手,ST中南一系列風波與控股股東及實控人巨額違規擔保不無關係。

                                      2018年8月27日,ST中南公告稱公司存在未履行內部審批決策程序開具商業承兌匯票、對外擔保、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資金占用等事項。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違規擔保餘額為10.41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47.47%。

                                      控股股東破產重整股權兩次拍賣未果9月23日,一則《民事裁定書》為ST中南控股股東江陰中南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南集團」)的債務風波暫時畫上了句號。

                                      近日,ST中南發佈了三季度報稱,今年1月份至9月份,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51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7.9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則虧損2.74億元。記者就三季報相關情況多次致電公司證券部併發送採訪提綱,截至昨晚發稿,公司方面並未對此答覆。

                                      談及控股股東破產重整對上市公司的影響,上游財經專家顧問江瀚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理論上控股東破產如果做好了隔離其實問題不大,但是如果兩者交易有非常大的關聯繫,很有可能會造成較大的影響。」

                                      2018年以來,隨着影視行業監管趨嚴,新遊戲未能獲得版號審批,ST中南巨額虧損壓頂的同時,還承受着控股股東違規擔保的債務壓力。

                                      傳媒行業趨勢向好ST中南能否「回春」資料顯示,ST中南原股票名稱為中南重工,2014年,公司從金屬管件製造轉型傳媒行業,2016年5月份,公司股票簡稱變更為中南文化。2018年8月份,公司對外宣布存在未履行內部審批決策程序開具商業承兌匯票、對外擔保、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資金占用等事項,「戴帽」變身ST中南。

                                      ST中南表示,流動資金極度緊缺對公司部分生產經營產生了重大不利影響,大量債務逾期加重了公司財務費用負擔,機械製造業務出現訂單明顯下降,影視行業相關業務已暫停或取消新項目投資計劃,新遊戲未按預期獲得版號審批,老遊戲生命周期進入末期。

                                      在破產重整之前,中南集團的到期債務就亮起了「紅燈」。9月7日,公司對外公告稱,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於中南集團與廈門國際信託有限公司因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違約一案,在淘寶網司法拍賣平台公開拍賣中南集團持有的公司7140萬股股票,占公司股份總數的5.07%。

                                      重金轉型影視行業的ST中南近一年來風波不斷。

                                      控股股東債務纏身,ST中南也深陷各種糾紛之中,旗下子公司遭到了「二度拍賣」。8月底ST中南公告稱,因公司與平安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合同糾紛一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淘寶網司法拍賣平台公開拍賣公司持有的深圳市值尚互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值尚」)100%股權,不過上述事項以流拍結束。

                                      在資金占用方面,中南集團違規佔用中南文化資金本金已全部歸還至上市公司,違規佔用中南文化資金形成的利息2064.05萬元尚未歸還。此外,由於兩起違規對外擔保訴訟判決司法扣划,中南集團目前再次新增資金占用1592萬元。

                                      川財證券分析師歐陽宇劍及郭曉東認為:「自2018年12月份遊戲恢複審批以來,行業發行數量持續低迷,但新游整體質量上升。經歷2018年行業整頓后,傳媒行業影視劇過審及遊戲版號審批逐漸恢復正常,行業整體盈利情況有向好趨勢。」

                                      一時之間,中南集團控股股東地位岌岌可危。不過,尚未到上述股權公開拍賣日,中南集團被法院裁定受理破產,法院已撤回在淘寶網司法拍賣平台公開拍賣股票。

                                      「未來如果因為破產清算導致控股權轉移,那麼企業的經營矛盾將會日益激烈和突出。」江瀚說道。

                                      根據公告,公司控股股東中南集團的債權人以中南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江陰市人民法院申請對中南集團破產重整。江陰市人民法院受理了對中南集團的破產重整申請。

                                      進入2018年,ST中南的業績出現了上市以來首度虧損,虧損金額達21億元。從2019年前三季度來看,ST中南未能扭虧,虧損近3億元。

                                      最新公告顯示,中南集團共持有公司股份3.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4.16%,其所持有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江瀚告訴記者:「股權凍結會對整體破產重整帶來不利因素。」

                                      僅僅相隔三天,公司又發佈公告稱,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公開拍賣中南集團持有的上市公司2.69億股股票,占公司股份總數的19.09%。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一季度,公司現金流量表中吸收借款取得的現金僅為3200萬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上述科目取得現金仍為3200萬元。半年時間內,公司並未獲得新增外部借款。「上市公司的外部借款融資能力已經到了一個很弱的狀態。」上述業內人士說道。

                                      無獨有偶,據公司9月21日公告顯示,在中南集團破產重整前夕,由於王笑東、王雪東與中南文化、大唐輝煌債務糾紛一案,ST中南全資子公司大唐輝煌的部分資產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拍賣。

                                      轉型初期,ST中南營業收入及凈利潤快速增長,2015年至2017年,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1.2億元、13.4億元、15.3億元,分別增長54.53%、19.68%、13.86%。僅2016年至2017年,公司影視業務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達到5.08億元、4.77億元,占當期營收的38%、31.25%。

                                      在違規擔保訴訟方面,截至目前,公司已有判決違規擔保6起,金額為2.2億元。已訴訟尚未有判決結果的擔保共2起,金額為4.3億元。未訴訟違規擔保事項共4起,金額4.81億元。

                                      在行業整體向好的趨勢下,ST中南能否重新「回春」?江瀚向《證券日報》記者分析稱:「對於企業本身來說,市場宏觀大環境向好的確有利於企業發展,但是企業自身能否突破內部管理方面的變動所帶來的衝擊才是企業最核心的問題。」

                                      10月下旬,深圳值尚啟動了二度司法拍賣,不過此次起拍價較初次價格打了「七五折」。深圳值尚評估價為6074.09萬元,初次起拍價為4251.86萬元,二次起拍價直接下降了800餘萬元,起拍價為3401.49萬元。記者了解到,深圳值尚的拍賣日定在了10月31日至11月1日。

                                      今日关键词:老人斗舞式文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