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份集团-鑫腾华所持有的6340万股中超控股股票才遭到司法拍卖-童装新闻

  • 时间:

雪莉家人争夺遗产

然而,讓中超集團始料未及的是,鑫騰華的第一筆股權轉讓尾款卻遲遲未能到賬,這也直接導致了第二次股權交割事件「流產」。2018年9月28日,中超控股的一紙公告將中超集團與鑫騰華反目暴露在公眾面前。中超集團稱,因鑫騰華未按期支付第一次交割標的股份的股份轉讓款,鑫騰華已構成了實質性違約。根據約定,公司選擇終止協議,第二次標的股份不再繼續交割。第一次交割標的股份的股份轉讓款將通過雙方協商或訴訟方式解決。

中超控股披露的公告顯示,截至公告日,鑫騰華持有公司股份2.536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0%,系公司單一第一大股東。鑫騰華持有的公司股票全部處於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狀態。上述司法拍賣的股份合計6340萬股,占鑫騰華目前所持公司股票25%,占公司股份總數的5%。

隨着中超控股的內鬥,中超集團將黃錦光、黃潤楷、黃潤明等具有鑫騰華背景的人士「踢出」了董事會。之後在深交所發函問及公司控制權歸屬問題時,中超控股在回函時稱,中超集團為公司控股股東,楊飛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今年7月19日,中超控股披露公告稱,就中超集團與鑫騰華的股權糾紛一案,公司股東中超集團於2019年7月18日收到上海仲裁委員會裁決書,其中包括鑫騰華應向中超集團、楊飛支付違約金2億元等。

資深投融資專家許小恆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拍賣流拍一般是由於起拍價格過高造成的,但這也同時意味着投資者對公司未來的發展存有疑慮,接盤熱情不高。

而追溯鑫騰華此次所持股份司法拍賣的原因,系鑫騰華與中超控股控股股東江蘇中超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超集團」)的股權轉讓糾紛。

遺憾的是,此次拍賣卻無人接盤,導致流拍。

在此次股權拍賣流拍的背後,中超控股也確實不被市場投資者看好。交易行情顯示,在11月3日中超控股當日大跌8.71%,11月4日公司股價再度跌超2%。截至11月4日,公司最新收盤價為2.35元/股,也創出了多年來的新低。

正是由於鑫騰華未依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上海仲裁委員會裁決書履行義務,鑫騰華所持有的6340萬股中超控股股票才遭到司法拍賣。

2017年,鑫騰華還未持有中超控股股份,也並非中超控股單一第一大股東,但在當年10月中超控股披露了關於公司控制權擬變更的提示性公告,中超集團擬轉讓給鑫騰華無限售流通股約3.68億股,佔中超控股總股本的29%,轉讓價款合計為19.08億元。其中,標的股份將分兩次交割給鑫騰華,第一次交割上市公司20%的股份,第二次交割上市公司9%的股份。

伴隨着股權糾紛,中超控股今年的經營業績也不理想。在今年前三季度中超控股實現歸屬凈利潤約為-2802萬元,同比下降123.3%。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中超控股董秘辦公室進行採訪,不過電話未有人接聽。

由於中超控股(002471)控股股東與大股東深圳市鑫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騰華」)之間的股權糾紛,鑫騰華所持公司6340萬股股份遭到了公開拍賣。不料,中超控股11月4日晚間披露公告稱,根據阿里巴巴司法拍賣網絡平台頁面顯示,由於無人接盤,本次拍賣流拍。

原標題:無人接盤 中超控股大股東持股流拍

根據阿里巴巴司法拍賣網絡平台頁面顯示,拍賣標的為鑫騰華持有的6340萬股中超控股股票,起拍價是以2019年11月3日前最後一個交易日中超控股的收盤價乘以股票總數,保證金為1000萬元,增價幅度10萬元;拍賣時間為2019年11月2日10時起至2019年11月3日10時止(延時的除外)。

自此,鑫騰華與中超集團、中超控股開始出現交集。由於上述控股權轉讓罕見地存在業績承諾,因此也被市場稱為A股首例「對賭式賣殼」。

之後,中超集團的第一次股權交割,即20%股份的轉讓事件在2017年12月11日順利過戶完成,鑫騰華也如願成為了中超控股的「大當家」,中超集團則退居二股東之位,黃錦光替代楊飛成為中超控股實控人。此外,背靠鑫騰華以及黃錦光的相關人士開始上任中超控股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等職位,鑫騰華的「大當家」地位也開始慢慢穩固。

今日关键词:雪莉哥哥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