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中国-既保护科学研究在社会伦理规范下顺利进行-广丰新闻

                                • 时间:

                                陈星弼院士去世

                                科研倫理是安全線,既保護科學研究在社會倫理規範下順利進行,也保護人類社會秩序不受太大衝擊。

                                現代科學興起之後,人們一方面為科學技術展現的偉大力量而歡呼,從工業革命起利用這些力量為人類社會的進步和福利服務;另一方面,也為這種力量可能帶來的危害而憂慮。著名的諾貝爾獎設立者發明安全炸藥的初衷是想為工業革命開礦修路服務,但各國無法拒絕它在軍事上的巨大威力。而核武器、生化武器等的發明和使用,也令科學家和政治家們意識到基礎科學研究和人類社會的公眾安全已經聯繫得太緊密,必須尋找雙方能夠共同接受的規則,也就是科學研究要在基礎倫理規範下進行。因為偉大,所以要限制。

                                那麼,科研倫理審查是否會阻礙科學研究的創新呢?有評論認為,人類還有很多疾病尚未攻克,相當龐大的人群仍然在病痛折磨下生存,需要新一代的基因技術來解救。

                                大多數科學家和倫理學家認為,倫理審查不會阻礙科學創新。這是因為倫理審查要求的,是我們不能把有較大風險的尚未成熟的技術匆忙用於人體實驗,並不是一概否定人體實驗。就像藥品在投入臨床之前要求經過實驗室細胞培養、動物實驗等過程一樣,基因技術也可以在理論論證、模式生物等程序上進行充分的探討,取得科學界共識之後,再嘗試臨床人體實驗。

                                這項「倫理提醒」,讓我們繼續深入反思近來引發國際輿論的違背科研倫理事件,提醒大家,在保護科學家自由創新、繼續取得高精尖科研成果的同時,也要保護人類社會基本倫理不至於受到太大衝擊。遵守基本規則,有利於雙方共贏。

                                科研倫理問題越來越為大家所重視,各國、各研究機構都紛紛出台政策規範或發出提醒和警告。例如,日前中國科學院科研道德委員會就生物醫學研究中有悖于倫理規範的常見問題發出「倫理提醒」,要求相關領域的科研人員了解和遵守國際和國內的生物醫學倫理基本規則,提前進行倫理審查,不得事後「補充」。

                                (作者:孫正凡,系天體物理學博士、科普作家)

                                現代生物醫學對生命秘密的掌握,早已超出傳統「病人隱私」的範圍,這些秘密不僅涉及個體生命,還關係到人群和民族的遺傳信息,包括遺傳病家系和特定地區遺傳資源。1998年我國科技部和原衛生部聯合頒佈了《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暫行辦法》,但之後仍然發生多起未經批准的中國人群基因外流事件。特定的遺傳病基因資源對研究和開發藥物具有彌足珍貴的價值。基因研究領域必然需要國際合作,但不能以犧牲公眾的知情權和國家的根本利益為代價。中國管理部門、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都對此類違規操作提出了嚴重警告。

                                倫理審查的安全線並非是一成不變的,科學突破和人類社會倫理之間不是零和遊戲,在規則範圍之內的創新,可以減少非議,也更有利於在全社會推廣。

                                而在醫學研究中,倫理規範一直被人們所重視。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首重醫德——「德不近佛者不可以為醫」。醫學生從入學開始就要了解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es Oath),1948年世界醫學會在此基礎上,制定了《日內瓦宣言》,強調醫生的道德規範,尊重病人隱私,不拿病人的秘密牟取私利。

                                今日关键词:央视新疆反恐片